一提到主播,你是不是第一感覺是美女、大眼睛、錐子臉?上邊這張圖是某一次發佈會上的媒體網紅專區,今年開始,似乎大大小小的發佈會媒體區都多了一個平臺:網路電視直播

 

2016年被稱為網路電視直播元年,一大波的網路主播們也因為平臺變得大紅大紫,甚至一夜暴富。這篇文章咱們就結合熱點聊聊這些網路電視直播類的APP運營。主要涉及以下四個方面,第一,直播的內容何去何從?第二,直播APP用戶畫像的獲取;第三,通過名人大咖拉新需要注意哪些?第四,作為一個直播平臺,你應該支援哪些功能或設置哪些頻道。

 

也許我們會有一個疑問,同樣是視頻內容,為什麼視頻APP沒有這麼火?為什麼做講座、做公開課的沒有這麼火?原因只有一個,那就是網路電視直播解決了視頻的時效性問題,讓視頻的媒體屬性更加鮮明,更加富有娛樂性和互動性;沒有劇本、沒有彩排,只要你有一部智慧手機,一個裝有直播平臺的APP,就可以變成前方記者。

 

網路電視直播,欠缺真正有價值的內容直播

 

現階段的直播平臺分兩種,一種是純直播APP,比如花椒直播映客直播、易直播、鬥魚直播等;另外一種是直播作為一個功能出現在APP裡面,比如網易新聞APP的直播、搜狐新聞APP的直播,這些屬於直播嵌套,把直播作為一個功能給用戶。

 

對於直播的內容,大部分直播平臺都是UGC模式來產生內容。也正是因此在內容方面變得不可控、隨意性很強,所以大部分的直播平臺內容劃分比較雜,唱歌的、跳舞的、自拍的、奇葩的、搞笑的、自虐的、“賣肉的”、講故事的、推銷的、吃飯的、睡覺的、不要命的、反人類的等等,只要你能想到的都可以直播;這類直播,從內容的價值上,毫無章法可循,沒有什麼實際意義。在行業內,人們更習慣稱呼這些主播為達人,比如遊戲達人、技術達人等等。

 

現階段的直播內容,其實是抓住了一部分觀看者的心理,內容單純的只是以滿足需求為主;比如就是為了看美女唱歌跳舞、就是好奇哥們你是怎麼捅馬蜂窩、就是聽聽你講一些無厘頭的故事、為了看看這些“做慈善”的網路主播等等。縱觀整個直播行業,真正傳遞價值的直播內容很少,對於這類APP而言,雖然短期內可以吸引用戶,但如果缺乏有價值的內容直播,想要長期、真正的留住用戶很難;不過單純的靠這些UGC內容來撐撐場面還算可以,捧紅幾個主播倒是很有可能。

 

UGC直播的時候有明確的主題麼?大部分都沒有,尤其一些靠顏值賣萌的主播,往往就是想到哪播到哪,大部分的直播內容走向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與線民之間的互動,比如主播唱歌吧,主播講個笑話跳個舞吧,粉絲或禮物達到多少主播就可以幹什麼啊等等。也正是得益于完全沒有主線的直播特性,所以任何時間段進來的網友只要稍作停留都可以跟上直播步伐,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人說,如果想打發時間、消遣消遣,可以裝幾個直播APP,隨便看看,時間過的會很快。

 

曾經有人問我,現在如果做直播,做什麼樣的內容會有人關注?我開玩笑說,“你把衣服一脫,就會有關注度了”。如果這個還不夠火,你就自己弄點爆點出來,說到時候忘記關攝像頭了就行了。

 

這個其實想說一個現象,現在大部分直播APP裡面都會有一些比較低俗、挑戰極限、甚至欺詐的內容存在,為了吸引眼球,騙粉,什麼內容都可以做出來。比如,四川涼山的“偽慈善”公益直播、鬥魚女主播直播造人、某些達人生吃活物等等,這就好比明清時代的小說,很低俗但流傳很廣,只要你想紅剛做敢幹就行。

 

直播行業方興未艾,大家都各自相互模仿,網路電視直播所涉獵的內容千篇一律,過不了多長時間,這個領域就會大浪淘沙,將一些真正有價值、有意義、有內涵的內容過濾出來,形成固定人群的更為垂直的直播細分,所以:如果你想涉足直播行業,不如直接細分直播內容,做一個有價值傳遞的直播APP,而不像現在的直播。

 

網路電視直播APP,使用者畫像的核心資料是興趣點,我們該如何獲取?

 

一個稍有知名的直播APP,往往是不欠缺直播內容的,想要不死,用戶運營是核心;使用者運營的工作是如何在海量的直播內容中,將使用者感興趣的直播推送給受眾用戶,只有這樣才能讓用戶喜歡上這個平臺,為你留存;所以直播類APP,很重要的一個資料就是使用者畫像。

 

記得我第一次安裝花椒APP的時候,其實花椒APP並沒有問我喜歡什麼,我也就隨便看看而已;而花椒APP升級的時候,在啟動引導頁,他開始捕捉我的興趣愛好畫像內容,所以直播類的APP,使用者畫像的核心資料是:興趣愛好。

It's only fair to share...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+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TumblrDigg this